第121期 细节与剧情的盛宴再现的艺术精品 真人版鬼父 久留木玲 舞原聖

第121期 细节与剧情的盛宴再现的艺术精品 真人版鬼父 久留木玲 舞原聖

文字解说:

舞原回到家后,发现女儿不在家,而且灯也没关,很是迷惑了一下。在她刚刚坐下,灯却突然自己关掉了,原来这是她的女儿玲为了给她生日惊喜而特别准备的。这里随着女儿给母亲念出她的感谢信,我们大致能得到的信息如下:

1.妈妈今年37岁。

2. 这是一个单亲家庭

那她爹去哪了呢?这是个伏笔啊。

3. 交代了女儿和妈妈的人设

女儿,学生。妈妈,很温柔跟辛苦的单亲家长。

注意这个镜头,这是本片暗线故事进度的说明,咱们后面再谈。

然后由舞原感慨孩子终于长大的时候,引出家庭故事。

原来舞原之前有个丈夫,但是一天她突然被闯进家里的人强暴了。

这里再次埋下了伏笔暗线,注意看手上的纹身,这就是强暴者的标记。

为了让细心的派友记住啊,还特意给了一个特写。

丈夫回家之后看到被侵犯的妻子,勃然暴怒。并且对她显得很厌弃。

跟丈夫离婚的时候,舞原已经知道她怀孕了。

这是哪个墙兼犯的孩子。

到此前期铺垫完成,仅仅用了9分钟就丰富了两位女主的人设,交待完故事背景,不得不说啊,导演的功底很强。

画面切回到玲放学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感觉有人跟踪她。

就在她还有所迟疑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

唉,细心的派友估计就发现了,这人手上也有着纹身。

一番侵犯结束结束之后,墙兼犯龙哥只是拿走了玲的学生证。

只留下了衣衫凌乱的玲。

回到家里,失魂落魄的玲拒绝了母亲的关心。

画面一转,舞原还在想着女儿反常的表现,突然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看这纹身,正是强暴了舞原跟玲的龙哥。

随着龙哥掏出玲的学生证扔在桌子上,舞原好像明白了什么大惊失色的去看玲的学生证。

这里我们暂停一下,注意看一下出生日期,99年12月,嗯,21岁,合法萝莉了。但是舞原37岁。结婚怀孕的时候16岁?导演要表达的深层含义让人细思恐极啊。

回到现在的时间段,龙哥也是知道了玲是他的女儿。乱仑的可还刺激。

这里的回忆再次播放了他手上的纹身作为佐证。

而且剧情设置的高明的是,龙哥并没有直接说出他怎么了他的女儿,而是用来摧毁舞原的心理防线为下一步剧情进行进一步的铺垫。

随后在卧室里,龙哥开始侵犯舞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一巴掌表演的意味太重。

虽然舞原也是在剧烈反抗,但是怎么能比得过健壮的龙哥呢?轻易的就被扒下内裤并且塞在了嘴里。

随后龙哥也不客气,直接没有前戏的就插了进去。

舞原在被龙哥抓着头发操晕之后再次转醒的时候。

玲突然回来了。

这时候舞原的反应,龙哥的表演简直堪称经典。

在龙哥把玲也绑了之后,本片最经典的部分马上就要来了。母女两个人隔着一个门在交流。

派友们想到了什么吗?

随着龙哥推开门,相依为命的母女再次相见。

通常双女主的片子,对于每个人的镜头都要做出取舍。但是本片的精髓就在于她用了分屏式的构图,而场景的布置也是轻描淡写的就勾勒出了玩全不一样的两种风格,左边单调的配色加上单纯的日光阴影,契合了母亲这边温婉的性格。而右边略高的床铺加上绿色的垫子,恰好勾勒了少女该有的活泼。而画面的重心自然而然的随着龙哥的移动而移动,不得不说啊,天才式处理方法再加上细心到极致的细节处理。才有了这样的视觉盛宴。

还有龙哥对于母女两人内心把控的设计。当之无愧的荣登目前巅峰的宝座啊。

这里同时为了观众有着更深的代入感,分别采用了舞原的视角去看玲受辱,玲的视角去看母亲受辱。

甚至回到分屏式构图之后,画面呈现了一副对称的比重。母亲小茓里面插着玩具躺在下面。

女儿被掰开双腿坐在椅子上面。细心的派友可以看到,这个时候舞原的视线是落在女儿的脸上的,而玲的视线却在母亲的股间。这又是一个伏笔的暗线。

在舞原的视角里。亲眼看着龙哥把他亲生女儿玩弄到了膏朝。但是看玲这个时候的表情啊,表现的很是倔强。但是对于龙哥让她抬腿的要求却是照做了。

而且龙哥把从舞原小茓里拔出来的玩具让玲去舔,玲居然照做了。根据前面的暗线来看,可能玲会是最先堕落的那个人啊。

在把玩具塞到玲的小茓里面后,龙哥开始玩弄这舞原。

虽然画面重心在龙哥这里,但是玲的表演也堪称惊艳,这边是舞原对龙哥一动不动的逆来顺受,另一边确是玲对于身体刺激的剧烈回应,配上色彩分明的画面对比,反差感再次拉满。

视角转换到玲这边,被玩弄到膏朝舞原也是被抓着头发强行看着身体正在受到刺激的女儿。

而玲这边呢,一边受到下体的刺激,一边看着母亲小茓被玩弄的双重刺激。

很快就受不了了。龙哥更是把舞原摆在凳子上做好,看着他开始侵犯玲。

在操到玲快受不了的时候,他开始了对玲的调教。

女人在连续膏朝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意识恍惚,这个时候她们是没有办法思考的。

所以玲完完全全在龙哥的调教下开始转变。先是在膏朝时大声喊出自己内心羞耻的话语、

然后被操到崩坏。这是玲心理防线崩溃的开端。

而舞原呢?本来就是温柔的一个人,逆来顺受,她不会拒绝别人,龙哥的所有玩弄她都照做了。

所以在她的女儿面前,她也是跟龙哥上演了一场春宫大戏。

但是有意思的是。这个时候玲却在对着母亲说着对不起。那么问题他来了,玲对不起什么呢?

而舞原在被操的时候,哪怕是厚入被爽的不行,也是尽量不去看自己的女儿,用力拉着龙哥想回头。细节好评啊。

在把舞原操到这能扶着椅子喘气的时候,龙哥走向了他的女儿。

母女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很近,但还是有着门窗的阻隔。这点在返回分屏式构图的时候就更加明显了。

女儿膏朝,母亲垂泪。中间的这堵墙像是天堑一般挡住了母女两人。

母亲无力的伸着手想要去安慰或者抚慰自己的女儿,而女儿这边却没有一点反应,她在尽力的享受着这场刺激。

甚至在膏朝时,她一直闭着眼睛不去看那边满是狼藉的母亲。

只是吧闭着眼睛,用身体做着对欲望最原始的回应。

最后龙哥內摄了在玲的小茓里,看着玲那还在颤抖的身体。龙哥还特意的吧金叶抠出来,抹在了玲的屁股上。

而这个时候母女两个人的表情也都很有意思啊。值得细细一品。

画面一转,灯光变得昏黄。

灯光的转变也意味着剧情会发生变化,而从冷色调的灯光变的偏暖,可能更意味着人物的关系发生改变。果不其然啊,我们的故事从母亲的生日开始,哪还有比以女儿生日作为转折更合适的剧情吗?这编剧果然是有点东西的。

在龙哥解开舞原的锁链之后,他说。

可能这也是一个父亲的良心发现?不得不说,后面的剧情虽然很刺激但也是一种悲哀。

这次换到舞原说对不起了。画面拉近,随之画面的隔阂也消失不见。

两个人的关系也进入了一种新的阶段。舞原听从着龙哥的要求让玲舒服。

而玲呢,显然是食髓知味,对于性有着莫名的渴望。

所以这一幕母女百合的场面在暖色的衬托下有显得格外的香艳。

先是母亲帮女儿釦胶,舐犊情深,那是她最爱女儿的身体。

而且龙哥也是恰到好处用言语调教着。

所以在母女两人的吻戏开始前,舞原跟玲纠结的表情跟动作,恰到好处的反映出了这时候两个人内心的挣扎。

虽然这样很不齿,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是她能送给她女儿唯一的生日礼物了。

这一段很慢,但是却没法快进,因为两个人的神态动作,再到互相对视的眼神

再到舞原温声安慰并舔上去的时候简直纯爱到了极致,但是我们要知道的是,在之前一幕,这还是暴力胁迫的幸教。风格转换之巨大,剧情衔接之流畅,不得不说,导演用心了。

在手指插入女儿小茓的时候,舞原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然后满是纠结与难过的跟女儿说了一声

说完她好像放下了什么

尽心尽力的开始想让女儿膏朝。

而在女儿膏朝后,她终于完成了龙哥指示,痛苦的上前抱住了女儿。

但是龙哥会让这温情的一幕继续下去吗?肯定不会。他又开始使坏了。

在龙哥的指示下女儿开始了对妈妈的服务,可能说舞原在对玲身体进行舔舐的时候是充满母性的。

那么刚刚膏朝过后的玲面对着成熟的舞原却充满了银蘼。

她一点点挑逗着,观赏着。

而龙哥的调教也很有意思啊。

偷换了概念,把母女之间的亲情在这时候换成了色欲之情,而玲毕竟年轻了啊,就上了他的当。

所以舞原张开双腿让玲舔,这个时候母女两个人因为刚刚被偷换了概念,这个时候都是想着让对方舒服。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气氛越来越发的银乱。欲望也到达了高点。

磨豆腐,这个据说是拉拉比较常用的姿势。反正小正看的女同片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镜头,虽然没有用双头龙的银乱,但是在这里纯爱的部分却更加契合。

特别是中间部分的索吻,更是直接把两个人此时的感情升华。

区别于刚才舞原的主动,这一次玲也激烈的迎合着。

本片也迎来了新的膏朝。

余韵结束,母女再一次抱在了一起。

相拥而泣的时候,两个人好像都认清了自己。玲跟舞原也成长了起来。

成长的一部分就是你会不断地和熟悉的东西告别,和一些人告别,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爱一个可能没有结果的人。不做一些事心痒痒,做了又觉得自己傻。很久以后才会明白所谓成长,就是越来越能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也能更好的和孤单的自己,失落的自己,挫败的自己相处并接受它,然后面对它。无论将来会遇到谁,生活都是先从遇到自己开始的。当时间久了,慢慢的就变得从容和坦然。能理智的看待很多原来自己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也更了解自己。

所以在母女两人上演了一场侍奉龙哥的大戏之后

本片也来到了结尾

这个时候母女两个人双双怀孕

他们怀的都是龙哥的孩子

在本片的最后,之前提到的暗线再次出现

这里多加了一张照片,却是母女两人跟龙哥赤身裸体的合影。这个家庭圆满了。

您未登录,本页内容不可见,请登录后刷新当前页面查看!!!

视频解说:

下载地址(秒传) 登陆可见

影片资源:

特征编码(迅雷) 登录可见
客服:

相关推荐

点击登陆参与交流

投稿 TG@shanchule

手机扫一扫

客服QQ:2265963231

第121期 细节与剧情的盛宴再现的艺术精品 真人版鬼父 久留木玲 舞原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