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期 森奈奈子圣母婊的终极形态 本片值得思考的是女主最后的行为

第104期 森奈奈子圣母婊的终极形态 本片值得思考的是女主最后的行为

作品简介:

悠扬的钢琴声中,影片开始。

女主圣美正在给丈夫高桥读一封信。

这封信是高桥以前的学生写来的。

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罪行的悔悟、对高桥的感激。

高桥:“谢谢你给我读信,最近我都看不清楚小字了。”

圣美:“他(指写信来的学生)好像已经适应社会环境了。”

高桥:“是啊,我经常这样说吧……”

圣美抢着说道:“没有天生的坏人。”

高桥:“没错,就是这样。”

圣美:“我听过一百万遍了。”

接着,圣美开始独白:

我和丈夫相差17岁,在学生时代相识的。

之前做教师的丈夫,现在经营着好几个学校,很认真的工作着。

出于教育工作者的承担,也有着一定的经济能力,借助亲朋好友的恩惠,我们现在也会做一些社会慈善。

至此,故事背景基本交代完毕。

圣美,善良,纯真,不谙世事。

高桥,博爱,仁慈,教育家,慈善家。

这天,高桥领着一个叫木村的男人回到家里。

原来,这个木村从十岁就开始犯罪,曾经犯下盗窃、抢劫、放火、猥亵、墙兼杀人等等很多重罪,被警方逮捕了很多次。

这次刑满释放后,高桥希望能够感化他、帮助他,所以带他回家。

圣美也看了木村的档案,知道他在幼儿期就遭受了父母的虐待,对他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所以,高桥夫妻俩不但好菜好饭地招待木村,言谈间也颇为亲切和善,毫不介意他的身份和曾经的罪行。

第二天,雨。

高桥去帮木村寻找可以接收他的企业。

圣美则在家打扫卫生。

准备做饭的时候,她给了木村一点钱,让他去商店买点牛奶和鸡蛋。

木村接过钱,打着伞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圣美正在切菜,木村出现在她身后。

圣美转身一看,才发现木村居然没穿裤子。

圣美:“你要干什么?”

木村也不答话,直接就是一阵乱啃乱摸。

圣美:“住手!住手!我没当你是罪犯,你怎么能这样?”

木村:“谁让你这么漂亮?”

圣美一边喊着“住手”,一边拼命反抗。

木村顺手抄起菜刀,说:“讨厌我吗?讨厌的话你就杀掉我好了!”

说完,他就将刀递给圣美。

圣美连忙将刀扔掉,说:“你一定可以重新做人的,所以不要做这样的事情。我知道,其实你不是坏人。”

木村若有所思地放开圣美,说:“你都调查了啊?”

被放过的圣美欣喜地说:“这样很好,你很棒。”

没想到,这句话又激怒了木村,他反手揪住圣美的头发:“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傻瓜吗?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接着便给圣美来了个口爆。

晚上,回到家的高桥,告诉木村,已经帮他联系到了一份搬运的工作,叫他第二天去面试。

圣美看着两人,欲言又止。

第二天。

已经到了面试的时间,但木村仍然没有从房间出来。

于是,圣美进去看他怎么回事。

木村说身体不舒服。

圣美说去帮他拿药。

木村说昨天的事他很抱歉,那时候他没能控制住自己。

圣美不置可否地离开了房间。

下楼拿到药的圣美,发现木村也跟了过来。

木村:“我有一个事情要问你。”

圣美:“什么?”

木村:“昨天舔我机霸的时候,你的小屄湿了吧?”

圣美:“你在说什么啊……”

木村将她一把按倒在沙发上,说:“那个年纪的老头子不能满足你吧?”

圣美:“住手,求你了……”

木村:“昨天很爽,今天我们一起爽吧。”

于是,压着圣美疯狂猥亵起来。

木村在圣美的股间一阵摸索之后,举起沾满蜜液的手指,说:“这是什么?很湿了啊。”

说着,还将手指探进圣美的嘴里,问:“美味吗?”

又羞又慌的圣美虽然苦苦求饶,但肉体却在木村老练的挑逗下发生了反应,甚至潮喷了出来。

当木村插入时,圣美虽然嘴里说着“请饶了我吧”,但肉体却对他的侵犯表现得欢迎之至。

她的表情更是毫无苦楚、哀戚,而是带着三分羞赧,七分享受。

木村强硬而粗暴的侵犯,带给圣美前所未有的体验,刺激得她快感飙升,膏朝迭起。

当木村要蛇金时,忘乎所以的圣美甚至说:“请射到我的里面。”

完事之后的圣美,接到高桥的电话,问起木村怎么没去面试。

圣美说他身体不舒服。

然而,就在圣美和高桥通电话时,木村又一次侵犯了她。

圣美感觉,像木村这样占有女性的男人,和丈夫完全不同。

他就像头野兽一样,这一天下来侵犯了很多次她的肉体。

晚上。

高桥告诫木村,以后不能再有缺席面试这种事情。

木村一面答应,一面却在桌子下用脚偷袭圣美。

圣美又羞又急,偏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高桥不在家,木村就疯狂地调教、玩弄着圣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圣美的身心都被他占有了。

这天,趁高桥外出,圣美和木村又开始坐艾。

圣美虽然内心羞愧无比,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了这种肉体被侵犯、肉欲被满足的感觉,

两人犹如情侣一般,一边接吻,一边交媾。

最后,随着木村的忠初,两人一同达到了膏朝。

完事后的两人,还搂抱在一起温存着。

突然,只听房门“啪”的一下打开,高桥竟然回来了。

捉奸在床,高桥勃然大怒,摁住木村就是一顿暴揍。

前方高能

圣美眼看高桥就要掐死木村,连忙下楼到厨房找来一把菜刀。

她用菜刀对准自己的喉咙,说:“老公,请住手!你不住手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高桥不敢置信,说:“你竟然为了他……”

圣美摇了摇头,说:“我不想你杀人……”

就在夫妻俩对话之际,木村将高桥一把摁倒,然后从圣美手里夺过菜刀,捅向高桥……

“噗”“噗”刀刃捅入身体的声音和“啊”“啊”高桥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前方核能

当高桥的惨叫声终于停止,圣美拨通了报警电话,说:“我杀死了……我的老公……”(???)

画面一转,木村打着伞、背着包、匆匆逃离。

圣美的画外音响起:“你走吧,不要被抓到。”

接着,圣美伏在口吐鲜血的高桥身上,问:“你可以原谅我吧?”

本片的片名《裏切られた性善説》,翻译成中文就是“被背叛的性善说”。

“性善説”是孟子的人性学说,到宋代演化成了《三字经》中通俗易懂的“人之初,性本善”。

与孟子同为先秦儒家三个代表之一的荀子,倡导的则是性恶论。后被韩非子继承发扬。

(实际上,现代社会的法治精神,就是性恶论的一种体现。这里不做展开)

个人以为,人之初,无所谓善,也无所谓恶。

就相当于是一张白纸,最终他是会变红,还是会变黑,完全取决于他后天的成长环境。

就像本片开始时的那句“没有天生的坏人”,同样,也没有天生的好人。

所以,高桥这样博爱、仁慈、悲悯的胸怀,自然难能可贵,但是,鲁迅曾经说过:宝贵的苍蝇也终究不过是苍蝇。(——《战士和苍蝇》一九二五年)

妄图将苍蝇感化成蜜蜂,就只能落得“东郭先生和狼”、“农夫与蛇”的一般下场。

或许,他应该读一读鲁迅的弟弟周作人的那首诗《苍蝇》:

我们说爱,

爱一切众生;

但是我——却觉得不能全爱。

我能爱狼和大蛇,

能爱在林野背景里的猪。

我不能爱那苍蝇。

我憎恶他们,我诅咒他们。

大小一切的苍蝇们,

美和生命的破坏者,

中国人的好朋友的苍蝇们啊!

我诅咒你的全灭,

用了人力以外的,

最黑最黑的魔术的力。

此外,本片值得思考的是女主最后的行为。

如果说,她以自戕相逼高桥放过木村,可以用她不希望丈夫变成杀人犯来解释。

那么,当木村反杀高桥后,她报警说自己杀了丈夫,并让木村赶紧逃离,一方面,是对木村由性生爱,故而替他顶罪;另一方面,毕竟高桥是因她而死,所以她也希望通过刑罚(死刑或监禁)来赎罪。

所以,不得不说,不愧是圣母婊的终极形态。

或许,她也应该读一读鲁迅的弟弟周作人的那首诗《苍蝇》。

车牌: SHKD-667

您未登录,本页内容不可见,请登录后刷新当前页面查看!!!

视频解说:

下载地址(秒传) 登陆可见

影片资源:

特征编码(迅雷) 登录可见
客服:

相关推荐

点击登陆参与交流

投稿 TG@shanchule

手机扫一扫

客服QQ:2265963231

第104期 森奈奈子圣母婊的终极形态 本片值得思考的是女主最后的行为